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燃文小说 >> 枉凝眉 >> 骤雨

//

宁王府。

望着书房内端坐着对一盏冷茶发呆的景文毓,又抬头望望浓云滚滚的天空,张主事叹了口气。自从陆玄机府上席后留宿归来,小宁王爷似乎喜欢上了一边愁眉紧锁,一边呆呆地望着一盏茶,从热气腾腾到里里外外凉了个透,定定坐在书案前,一言不发。

不多时便下起雨来,入秋后的雨,雨滴均有豆般大小,砸在地上声势浩大,被震散成细小的水珠,复又从地上弹起,来来去去间升腾起一层朦胧的乳白色雨雾,颇为壮观。

一两时辰之后,雨渐小了,书院外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滴滴答答的挟着湿气。张主事稍稍回头,看见一戴着斗笠披着蓑衣并身形颀长伟岸的男人朝书房走来。斗笠宽大,遮住了人的面貌,男人从容地走到房檐下,沉默地解开颔首的竹系带,将斗笠蓑衣一齐脱下来,朝张主事点了点头示意。

来的人正是张忠。张主事扬扬下巴指了指书房,又一挥手,示意他进去。

张忠微微抿了抿薄唇,下颌一片刚冒出头的暗青色胡茬随之微动,神色平和地踏进书房大门。

“禀王爷,宫中李乐师门下确实有一唤玉珩的学徒,只不过近六七日均未就学。因玉珩抵达师门拜学初始,奏弹技艺就已十分娴熟,深得李乐师赏识。差人去问,只说玉珩身体不便,以后都不再学了。陆学士还特赐回赠了李乐师一柄白玉如意。”张忠平静地回答,“但问及其身世,并无人知晓,只道是陆公馆来的家仆。”

“嗯。”景文毓轻晃手中茶盏,目光粘连其上却给人心不在焉似看非看之感。片刻之后,他微微偏头瞧了张忠一眼,道出莫名其妙一句:“没淋着吧?”

张忠垂了眸光,没有作答,而是继续道:“属下在陆公馆外蹲守三日,今日见到玉公子挟着简单行囊,从陆馆侧门上了一辆舆车,紧跟了一阵,便回来报告了。”

景文毓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耐:“舆车去向何处?”

“……”张忠停顿片刻,“恭王府。”

景文毓晃着茶盏的手陡然停顿,几滴茶水飞溅而出,滴落在名贵的紫红流纹檀木书案上。思绪斗转,茶盏又开始轻晃起来,宛如昭示着持盏之人的威严与运筹帷幄。景文毓冷笑一声:“陆玄机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张忠不语,景文毓也没看他,只低声问:“你觉得如何?”

多年来的默契让张忠了然景文毓的试探,但明面上仍避而不谈,到底他不是景文毓,也摸不透玉珩之于景文毓究竟如何,只说:“王爷要是不放心,属下时时盯着玉公子便是。”

景文毓颔首,嘴上却说:“倒也不必了,一个小倌而已。”景文毓这几日以来也时时为自己开脱:不过一个兔爷罢了。或是觉得,只是近来都过着清心寡欲的日子,一时起色罢了。但就是那夜比恩爱夫妻更甚的欢情,那一身触目惊心的斑驳伤痕,那人半生漂泊不定的艰涩坎坷,总叫景文毓思来想去,心神不宁。

//

抵达恭王府已逾七日,玉珩只在第一天见过恭王,年纪看上去而立之末,不惑之初,面色阴鸷冰冷,举手投足间处处透露出养尊处优的威严,无端让人想到吐着信子的毒蟒。

初见之时,玉珩还未行礼毕,仍跪于中堂。恭王坐在坐北朝南一张阔敞的金丝楠木雕龙椅上,缓缓放下冒着热气的茶盏,一步一步朝他走来。玉珩低眉顺眼,不敢抬头,但听那轻若无声的脚步,第一时间想到蟒,缓缓向着猎物蠕动的蟒。

“陆学士说你善奏弹?”恭王颀长而立,打量人的眸光仿若不屑的睥睨,紧紧盯着玉珩低垂的洁白颈项,看到一节节瘦得微凸的颈椎脊骨上,中中正正缀着一颗朱砂痣,恰如雪中之梅,纯净中隐隐逸出丝丝缱绻之意,心中不由得一动。

“会耍些琵琶罢了。”感受到恭王胶着的目光,玉珩仍不敢抬头,只低低应了句。恭王忽地单膝蹲下,铁钳般冰冷的手死死捏住他的下颌,强迫他仰起脸。玉珩鼻子深深吸气,感到背后渐渐有冷汗浸出。

玉珩脸上的挨打出的红肿青紫业已褪去,恭王认真地打量他的脸,像不带感情地揣摩一件上好的瓷器。玉珩也被迫与他对视,只感觉那只钳住他的手冰冷得好像缺少血液流动,脑子里因为恐惧而顿顿空白着,但仍能从恭王已攀上了些许细纹的脸上寻觅出他年轻时的英姿。一高一低对视,良久,恭王低声道了句:“不错。”

//

但也仅此而已。49电子书 www.49txt.com

恭王向来严苛冷漠,要他句夸着实难于登天;众侍女将那声“不错”听在耳里,也为玉珩那张媚骨张扬、美艳无俦的精致脸庞动容,领着他去了一间别致的小院歇息,前几日好生伺候着,想着若是玉珩真真得了恭王宠幸,好歹也能照拂几分。只不过“不错”之后,便没了下文,连着七日,恭王不曾来看过一眼。殷勤的侍女渐渐都远淡了,只有一个唤作“钏儿”的侍女仍与他交好如初,因怕他一个人烦闷,时常跑来跟他聊些家常。

玉珩有些畏生,不大愿意开口,大多数时候都是钏儿在叽叽喳喳同小麻雀般说着,玉珩静静听着,有时是抱怨恭王对下人太过于苛责,有时是分享儿时京城上元节的喜气洋洋喧嚣热闹——“因女眷之故,平日里不可以出门,上元节也只可随爹娘一道。上元之夜街上处处张灯结彩,运河边最是热闹,沿着一路都是猜灯谜的小贩,三钱一答,答对了便可得小灯花,还可题字。两个哥哥早就飞奔散了,爹爹扛着我坐到肩上,望去熙熙攘攘的全是人黑乌乌的头顶……小孩子们之间都传言在灯花上题自个儿与心上人的名字,便能恩爱和睦、长长久久,唉——”

唉,这都是小儿戏言罢了。人情变故,世事难料,涉及“永远”的事情哪是一盏灯花能够决定的呢?“唉——后来家父病故,家母形销骨立、悲恸而亡;大哥初入仕途便为人所构陷,进了死牢;二哥服了兵役,戍死边疆远地;为治家父之疾已是外债累累,祖父祖母白发苍苍无力再务农劳作,为还债我也只得被贩为奴,进了恭王府……”

“何必与我说这些?”玉珩有些不忍,皱起眉问。

“嗨,陈年旧事,再不说憋在肚子里都要发霉啦,说出来我自个儿心里也好受些,”钏儿微微一笑,伸了伸懒腰,“虽然是打发时间,但我想着,这些事情,你定是最能理解的人。”

玉珩默然,恭王贵为皇戚,位高权重,皇家多繁文缛节,王府亦人人自危,想来难有一两个交心的姐妹,清闲外人,唯他一人而已。

“你信么?”玉珩忽然问。

“嗯?”钏儿有些不知其意所指,

“恩恩和睦,长长久久。”玉珩说。

“没头没脑的儿话,”钏儿笑了,“也只有小时候信罢了。”

玉珩心中一痛,钏儿所言仿佛利箭,正中靶心地刺痛他。憧憬远远留在了孩提时代,人被现实的浪潮卷席着推攘向前,二八年纪至垂垂暮霭,光阴全被禁锢在这四方府苑高墙之内。钏儿如此,他又有何异。

钏儿仿若看穿他心思,只道:“你我是不同的。”

“自然,人各有命,”玉珩淡淡笑着,“只是差别不会太大罢了。”

“你可别这么说,”钏儿急忙从椅子上跳起,环顾四周复又坐下,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道:“恭王生辰收到诸多贺礼,也不乏美女佳人,你可知她们连王府都不能踏入一步,为何独独你能独占一院落?”

玉珩心中有些惊诧,但并未表露于面色,仍镇定从容道:“因为我是男儿身。”

“错!”钏儿笑得老神在在,“我十三岁进到恭王府,五年来能真正进府的不论男女,只有你一人。”玉珩默不作声,心下只盘算如何四两拨千斤地反驳钏儿的玩笑话,钏儿却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而且那天恭王竟然对我说……”

“那天?”玉珩疑惑道。

“……”钏儿咽了咽唾沫,仿佛“恭王”二字是秘而不宣的禁忌一般,音量有压低了几分:“也就是你到恭王府的第三日,我从你的院子里走出来,恰好遇上恭王,他问我是不是与你有些交情,我吓得不敢说话,‘扑腾’一声直跪在地上,恭王却说,‘他初到王府,没有旧识,形单影只,你多照顾些他’。你不知道,这些话从恭王口中说出,像是太阳打东边升起似的。”

//

※※※※※※※※※※※※※※※※※※※※

之前存稿到这里就结束啦,接下来就是现货(*゚∀゚*)

最近期末考试有点忙,以后可能会每两日一更这样,尽量每日一更,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大家(*๓´╰╯`๓)❤

//

:有没有小可爱知道如果想要无删减的文章的话哪里可以安全停车呢>w<

喜欢枉凝眉请大家收藏:(www.rwxiaoshuo.com)枉凝眉燃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枉凝眉最新章节 - 枉凝眉全文阅读 - 枉凝眉txt下载 - 桑树的桑的全部小说 - 枉凝眉 燃文小说

猜你喜欢: 特工穿越,惹上腹黑王爷我家爹娘超凶的重生后我成了反派的小祖宗家有悍妻怎么破快穿之女配指南极乐庄主丽娘传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将府孤女:帝君心尖宠国色生香来自星星的王妃粉妆夺谋一见倾音即倾心摄政王的蠢萌妃傲娇美妃轻点作商女为妃之倾世谋丁小白的种田生活将门皇妃太凶悍逆天狂妃:邪王追妻忙空间之星际来的女汉子潺潺歆寻悄惊尘穿越女尊之夫君宠上天农家悍女:捡个将军甜蜜宠再世权臣神医病妃:王爷请留步覆手繁华世嫁
完本推荐: 绑定换装系统之后全文阅读我就喜欢他那样的全文阅读今天成功飞升了吗全文阅读秀满盈门全文阅读重生落魄农村媳全文阅读无限恐怖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秦医生是怎么哄我开心的全文阅读杀神全文阅读这个地球有点凶全文阅读ABO盲嫁全文阅读[综]心跳合约全文阅读异世全能大师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重生七五军嫂成长记全文阅读洪荒之通天道人全文阅读装A总裁怀了我的崽后全文阅读致我最爱的你全文阅读翻滚吧棺人全文阅读我穿越回来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大学霸无上杀神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权倾南北玄幻之开局满天赋将猛从夺舍孙悟空开始制霸封神超次元互助聊天室御鬼者传奇被咬就变强兴趣使然的救世主逆剑狂神最强神医混都市纯情直男俏东家开局就退婚娶伴娘鬼医神农奥特曼之美漫抽取盗墓:基因提取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重生之都市狂仙大隋之大暴君杨广玩爆主神怀念那逝去的青春重生之绝世废少我真不是学神向往的生活之变形天王开局奖励十栋楼绝世神帝龙鼎帝尊修仙强者重回都市

枉凝眉最新章节手机版 - 枉凝眉全文阅读手机版 - 枉凝眉txt下载手机版 - 桑树的桑的全部小说 - 枉凝眉 燃文小说移动版 - 燃文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