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燃文小说 >> 枉凝眉 >> 紫檀

玉珩原是不知道自己为何被送来恭王府的。

恭王生辰在即,京中政要前赴后继送来贺礼,大都为投其所好无所不用其极。某天玉珩发现小院东墙的一株枯树上驻着一只白鸽,好奇地走近些想要察看,忽听得一墙之隔那边浣衣的侍女大剌剌地议论着,据说还有人托了人游历九州,搜罗各地少女,终于在淮扬找到个容貌与早先病逝的王妃七八分相似的,欲斥重金购买,哪知那女孩儿父亲死命不从,结果托了当地官府找了些嫌隙抄了家,直接把人抢夺了一路迢迢送到府里来。利欲熏心,丑态毕露,极尽笼络之能事,玉珩听闻心不由得一沉。

隔日钏儿来,玉珩装作有意无意地提起淮扬一事,钏儿立刻打开了话匣子,竹筒倒豆子般有的没的都抖了出来:“是了,有这么回事儿。可惜恭王只看了一眼,正脸都没见着,一语不发就挥手将人打发走了。像倒是真的有那么七八分像,只是没什么用处,那女孩儿现在还住在京郊的别院里,和别个人送的莺莺燕燕一块儿呆着。”

不待玉珩开口,钏儿调笑起来:“和你一比真是差远了。你瞧恭王对你,这还不算好的么?”

玉珩心道谁知他肚子里打的什么算盘,不过面上只是对钏儿抿抿唇淡淡一笑。钏儿心里明镜似的,虽表面上说他是善琵琶的乐师,但心底是定然知道他小倌的身份,开起玩笑来没个正形,玉珩知道钏儿是没有恶意的,说多了,他也只当笑话听。

只是玩笑归玩笑,自己在王府这四方高墙围禁的天地内,最好不过为人忘却,最好恭王也忘得一干二净,自己在小院里枯坐着虚度光阴罢了。如今听闻了淮扬一事,想到娘亲曾告诉他越是隐忍之人越有不可告人之癖,只怕往后是凶多吉少。

又一日过去,玉珩午睡起身,听得窗外一阵“咕咕”叫声,想是前几日的白鸽又误入了他的院子,急忙起身下床;因现下大伙都忙着恭王生辰宴大事,他的院子冷冷清清,除了钏儿鲜少有人涉足,又是午后,料定钏儿不会再来,于是玉珩也没过多装束,里衣外边只披了一件长衫松松系着便出门看白鸽儿去了。

那白鸽果然在院子里,正在小亭边阑干上作闲庭信步状,游走了几步,又懒懒伏下成一团,继续“咕咕”叫唤着。玉珩轻手轻脚走过去,坐到阑干旁,小心翼翼逗弄它。那白鸽伸了伸脖子,倒也不畏人,过来啄了啄玉珩两只葱白玉指,复又懒懒伏下,继续它“咕咕”作响的事业去了。玉珩伸出手轻轻顺它头顶的绒羽,白鸽儿缩了缩脖子,左顾右盼两下,便不再动作,很温驯地享受玉珩的抚摸。玉珩看着白鸽儿的高傲模样,不由得扑哧一笑,边念着:“你莫不是迷路了?怎么跑到这院子来了?”

白鸽不理他,在玉珩的轻抚下眯了眯眼,仿若人一般在安详地享受它静谧的午后小憩。玉珩断断续续夸它“好乖好乖”,好像除此之外也说不出什么别的来。

一人一鸽正其乐融融相处着,浑然不觉身后多了一个人。恭王瞧着玉珩逗鸽的侧影,青丝如瀑,身形瘦削,肤如凝脂,白玉般脸颊还带着午睡刚醒的些许粉潮,柔媚飞扬的骨相和着天真单纯状,让人不由得狠狠心动。恭王从背后悄无声息接近,一手轻轻搭在玉珩肩上,吓得玉珩瞬时都失了魂:“谁?啊……”

白鸽惊飞,还狠啄了一下他的手。玉珩痛呼一声,看清了来人,只觉顿生一身冷汗,顾不得已经流血的手指,迅速起身欲行跪礼:“王爷贵安……”

恭王立刻一手扶住他,另一手迅速捉起玉珩被啄伤淌着鲜血的手,仔细检查伤情。葱白玉指染上鲜红热血,颇为刺目,手因失血也都凉了几分。恭王皱眉道:“我还能吃了你不成?这么怕我。”说罢掏出手绢,严严实实包裹住受伤的手指。

不多时纯白绣花丝绢又被涌流的血渗了个透,暗沉沉浸在面上让人想起处子落红。玉珩的脸红了红,不知是为自己的无厘头的联想,还是为恭王仍握着他的手腕。冷冰冰的质问让玉珩恐惧得不敢抬头看那人的神色,回了回神,垂眸小声答道:“多谢王爷关心。是小的鲁莽了,这点小伤也不碍事。”

“小伤?”恭王冷冰冰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愠怒,“奏弹之人最忌讳其手有伤,这点你如何不懂?”

玉珩张了张唇,还没来得及回答什么,恭王便扯着他往院外走:“我房内有止血疗伤的药品,你随我来。”

“王爷……不必为小的如此费心……”玉珩挣扎着想要摆脱,奈何力道相距悬殊,只能任由恭王拖拽。出了这院门,四下皆有侍女小厮,王爷拽着小倌往卧房走,如何叫人不浮想联翩?恭王充耳不闻,执意前行,握着他的手腕如钳一般,玉珩有些心急,道:“王爷英名高树,切不可因为小的而崩损。”

“哦?”恭王回过身,冷冷扫他一眼,脚步却没有停下,“我做事情,什么时候还要顾虑他人的眼光了?”

“小的不是这个意思……小的……”玉珩急忙欲辩解,被恭王眼风一扫,识趣地噤了声。巴山书院 www.83shu.com

到了卧房,恭王让玉珩先坐在床榻上,自己走进了套间的内室。玉珩端坐在床榻上,精神紧绷,不敢有丝毫懈怠,看着恭王认真地翻找书橱的背影。两人均不语,房内只剩悉悉索索的声响。忽地声响停了,玉珩微微抬头,就看到恭王手中拿着个白瓷小瓶和几条细长绸带朝他走来。

玉珩连忙从坐着的床榻上起身,恭王看了他一眼,将东西递给他道:“这是止血的膏药。上完药后便用绸带包扎好,切记不可太紧,以免伤口溃烂。这些你自己总该会吧?”

“会的。谢王爷关照。”玉珩接过,小声地回答。

方才将白瓷小瓶的木塞拔起,恭王忽然出了声:“本王命人给你制了把以紫檀为背料的琵琶,本想让李年转交给你,但你近来都没去他那儿。”

以紫檀为背料……

“京中暗应,紫檀为信。”

玉珩的瞳孔倏然放大,低垂的睫毛轻颤,胸腔中心跳如擂鼓轰鸣。是巧合?还是恭王本人即为京城里暗中接应他的人?玉珩也不确信,他并非有十成十的把握,于是没有抬头,很快恢复了先前神态,将药膏从瓶中倾倒出来,不紧不慢地摸着伤处,道:“陆老爷将小的送至王府,便让人给李乐师带话,说小的今后都不再去乐府就学了。”

“你可知是景文毓带兵平定羌乱?”虽是问句,恭王的语气中更多的却是平静的陈述。

此一问便让玉珩心中了然:“我知道。”

“十年之前,宁王与王妃遇刺双双身亡。七年之前,小宁王爷戴孝逾三载,袭了宁王爵位,十有七年纪,主动请缨,带兵西征,杀伐果决,英明神勇,屡战屡胜,破关入城,诛灭九族,取羌王首级于玉门关悬足七日,平定大羌叛乱,大快人心。”

“景文毓之事迹,我如数家珍。”玉珩抬起头,定定看着他,眸光中闪着两簇光,眼神仿若变了一人,与先前的柔软温顺大相径庭,口中一字一句,皆若泣血。

“我在陆玄机府上布有眼线,你倒是个很会找机会的人。”两人对视着,恭王微微颔首,“你和如烟很像。”

“娘亲……”玉如烟的音容笑貌恍若昨日,又在脑海中浮现。玉珩哽了哽,带着些对往日的眷恋道:“玉珩这个中原名字就是娘亲给我取的,汉字汉语也都是娘亲从小教我的……”

话音未落,恭王忽然抬起手来,冰冷的手指从他的鬓角抚至眉眼,又由眉眼抚至鼻唇。淡眉如烟,桃眼若画,挺鼻耸然,殷唇含珠,既有男子五官之鲜明立体,又合女子情态之温润柔和,恭王细细端详着,半晌才道:“骨相是中原之相,情韵是西羌之韵,如烟怎能把你生得这般好。”

玉珩默然,恭王确确实实在看他,可他却觉得恭王只是透过他的脸看到了别的人。他轻轻撇开恭王抚着他的那只手,冰凉的触感长久地留在脸上,仿若三尺坚冰。

恭王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已然恢复常态:“你适合学舞。明日我遣人到府上来教习。”还不及玉珩回应,恭王停顿了一顿又接着道:“琵琶也须再多多练习,且须练些风月曲目,以免日后漏了马脚。明日我就命人将制好的琵琶送来。你懈怠了几日,现下手又有伤,伤养好之后得多下功夫,少出去逗鸟玩,省得又被啄破了手。药记得按时外敷,这些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玉珩握着白瓷药瓶,看着恭王拂袖离去的背影,不禁失笑,小声嘟囔了句:“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喜欢枉凝眉请大家收藏:(www.rwxiaoshuo.com)枉凝眉燃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枉凝眉最新章节 - 枉凝眉全文阅读 - 枉凝眉txt下载 - 桑树的桑的全部小说 - 枉凝眉 燃文小说

猜你喜欢: 水乡人家阎帝霸宠:逆天妖妃邪天下农家悍女:捡个将军甜蜜宠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粉妆夺谋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农家包子的奋斗日常红楼之禛情凝黛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枉凝眉贤妻良母秀色满园空间之星际来的女汉子嗜血女尊之凤逆天下重生神医嫡女回到古代当兽医王妃是吐槽狂魔怎么破一见倾音即倾心清穿盛宠玄学妃(穿书)陆雪琪[诛仙]世嫁万兽朝凰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神医病妃:王爷请留步凰化龙
完本推荐: 她病得不轻全文阅读校花的修仙强者全文阅读影后在线当黑粉[娱乐圈]全文阅读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全文阅读浅浅心动全文阅读致我最爱的你全文阅读重生当军嫂全文阅读默读全文阅读超级小农民全文阅读九色元婴全文阅读俗人重生记全文阅读异世全能大师全文阅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全文阅读神荒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贴身护美全文阅读网游大相师全文阅读偏执独占全文阅读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全文阅读我夺舍了魔皇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Fate梦幻旅程绝品武帝超次元互助聊天室谪仙修心我的秦羽墨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神级复制系统封神之灶王爷奋斗史纨绔天医最强吕布之横扫天下奥特曼之究极黑暗大魔王娇养指南超级豪婿战国天子最强尸帝传说战少,一宠到底!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美漫之道门修士平生一顾此终年逍遥小医侯武炼巅峰黑骑齐谐志传荣光[电竞]三寸人间网游:我开挂,你随意觅仙道大秦之我为始皇帝我绑定了红杏出墙系统

枉凝眉最新章节手机版 - 枉凝眉全文阅读手机版 - 枉凝眉txt下载手机版 - 桑树的桑的全部小说 - 枉凝眉 燃文小说移动版 - 燃文小说手机站